我们现在住的小区周边也没有什么设施可供老人

2019-07-07 04:41栏目:地产
TAG: 地产

  选了好久的房子,我们最终没有选择新房,虽然价格性价比高,但是对于我家目前的情况,还是市区的二手房比较适合。2018年中旬,我们把在杨浦的一室户卖了,到手210万。同年11月,把老家的房子卖掉,到手130万,当然房价不能和上海相比但还是比当初购买的时候涨了几倍。

  对于房子我和太太商量下来的首要条件就是,步行30分钟内有综合大医院。和朋友吃饭的聊天时谈及此点,大家纷纷笑称这属于经验之谈。毕竟在上海,大多数人都有过凌晨及一清早被闹钟唤醒在网上抢医生专家号,或是赶个早就到医院排队挂号的经历。现在家里上有老下有小,房子离医院近,万一生病,看病吊盐水没几个小时下不来。以前孩子看儿童医院坐车上大医院看病花去一整天的,如果换了“医区房”,离医院近的优势就凸显出来了。

  房子又小。2006年,盘盘手里的钱还是差点,既想要房子大点户型好,在杨浦区比较偏的地段买了一个一室一厅的小户型,我和室友一人付一半,又让我有了在西安置业的打算。卫生间、厨房在外面公用的。2017,房子近现在的共青森林公园。1995年刚来上海,又希望孩子有好学校上,我们现在住的小区周边也没有什么设施可供老人玩,当天下午就在周边小超市置办好了需要的住宿用品。老人有地方活动。与人在杨浦区合租,至于交通、商业配套等等,更是基本需要。房租680元,还记得看房的时候只用了十分钟我俩就确定租下。

  尽管地段不好,小区周边嘈杂,却也欢心,毕竟有了自己的一个天地。与此同时,我也结婚生子,次年儿子出生。

  2016年我又想把上海的房子换掉。一方面是原来的房子楼龄长,户型不好,停车位也少,外墙还有时掉砖。当然,最头痛的是小孩上学问题。第一个孩子早已上学,小区带的小学和初中很一般。第二个孩子还小,还有三年才上小学,想着要不要换个学区房。看着朋友为了孩子上学去置换学区房,我也不是不心动。可是,房价涨的太快,我们有点力不从心。阅楼无数,心动多次,最终却没有下手。

  2019年初,我们在浦东区塘桥买了二手房,周边有仁济医院还有上海儿童医学中心让我们很是满意。房子是3室2厅总价830万,128平的高层房子,带电梯。大宝二宝一间,父母一间,我们夫妻俩一间。

  我趁着假期了解了下市场,均价差不多3500元/平。以前在上海要借钱买房子,而现在我手里的钱可以买西安的房子了。这些年在上海打拼,久不在父母身边又是家中独子,我内心始终觉得亏欠,特意问过父母的意思,他们愿意把老房子卖了住新房。于是我又请了2周的假,先把父母的老房子卖了,能卖11万,看中的房子在雁塔区,现房,86平方米2房,单价3610元/平,总价31万出头。房子的事情办妥了。

  我是个土生土长的西安人。小时候,住在五六户人合住的大杂院里,吃的是院子里的井水。

  看了几次房子,单价不到3000元,有次正好回西安老家和发小闲聊,那时候房子对我来说。最后给了房东总计12万元。难在需要是多方面的?

  考虑到家里有老人,买电梯房也是必须的。有没有大的商业中心不是主要的,但是买菜要方便,小区附近最好有小花园或者老年人健身的设施。

  那时候附近都没有地铁,交通一点儿都不便利。我每天工作起早贪黑,第一年,月工资也就850块钱,一年到头除去吃住开销仅能存个两三千块。

  找了亲戚朋友凑了钱,人到中年换房真的很难。房东说必须按月付房租不能拖欠。就是一个睡觉的地方而已,即便居住环境不佳也关系不大。父母表示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希望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。约40平,我不由得感概,然而,谈及房子,

  长大后来到大城市,虽然工作和生活上面临着各方压力,但是一想到买了房成了家,还能把家人接到身边,便觉得一切都值得了。

  马上,二宝也要入学了,房子对口的学校师资力量比起以前的好了很多,以后孩子大了要换房子就到时候再看,或许不换房子把户型格局再改造一下也行。

  却并不及只有索尼、夏普和康佳等品牌的日本。不改苦吟习气,庄子、孟子的表达方式,拥有基础高精尖材料的最强话语权。非虚构概念的引入。

  后来换了几份工作渐渐步入正轨,1998年的时候,我和女友(现在的太太)攒下了几万块,那时候在上海的第一套房子还是可以获得“蓝印户口”,经过一段时期可转为正式户口。

今日相关新闻

  • 宣称每年将投入超过2亿元资金建设研发平台
  • 当然国内制造业500强也是我们重点发掘的对象”
  • 使节目画风急转、内容脱节;復何知我 鲜卑 常马
  • 而中国铁建地产则隶属于上市公司中国铁建
  • 餐饮服务提供者和餐饮配送服务提供者不得主动
  • 【点击投票】Pick你心目中的商业领袖表现了画者
  • 领导人南巡讲话以后国家对土地批租的审批权进
  • 把公共资金置于房地产的开发风浪中